咕噜

手lu哥哥镇!!!5.20贺(?)文~
Dover♥ (非国拟)#新大陆家族#
让我们开始吧!!!?↓

今天是马修住院生涯的最后一天,阳光懒洋洋的洒在他那来自意大利的主治医师身上——他总是,被阳光这样溺爱着的。

“ve.....路德说马蒂应该可以先出院查看一段时间~但要是出现了不舒服的感觉一定要马上回来哦!!!”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嘟着嘴,意大利人象征性的呆毛上下晃动
“一定哦!”

虽然他有时会发出奇怪的声音,喜欢一边哼歌,一边一本正经的给作为病人的马修换错药,接着和罗维诺医师一起,害怕得直掉眼泪,不过最终路德维希医生会解决一切问题。但是,马修并不讨厌他,他对这位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拯救出来的迷糊意大利人心怀感激。

“ve....马蒂??”

所以他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探过头来——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轻轻的一吻以示感激和道别。

至于后来这个意大利人因激动得头上直冒热气而晕过去又是另一则故事了。
#
“咚”,门板撞击墙壁发出一声闷响,一个金色身影窜进来直往自己身上扑

“马蒂,hero回来了!!!你知道的我好想你——”房间里瞬间充斥着活泼的气氛。

“阿尔,实际上我们只有3个小时没见。。上帝,你又逃课了对吧?”马修回抱整个裹在自己身上的兄弟——阿尔弗雷德。

如果说上帝把安静,沉着及羸弱都给了马修的话,那么他就把调皮,活泼,健康全给了他的兄弟。

“不,今天没有逃课啦,是他们把我接出来的。”阿尔指向没有闭合的房门,那里站着两个素未谋面的金发男人——一个长卷发留着胡茬带着不正经的笑,另一个表情严肃并且一脸要吃了旁边那家伙的样子。

——啊。。。眉毛,好粗。。

马修在想说出来对方会不会生气,于是也就放弃了,但他的兄弟不会。

“亚瑟,我还是认为你的眉毛很粗,他们很违和。”
“你不会这么认为的,如果你知道这是绅士的象征的话.....”对方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然后转向这边面向自己——他的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眼睛也避免与自己对视,这让马修知道他是想和自己打招呼但却因为紧张而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在马修决定要不要主动与他搭话时,另一个男人就先开口打破了冷峻的空气,

“Bonjour,我的小天使,哥哥我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监护人哦,这边这位是...”
“亚瑟•柯克兰”他打断男人的话“...你可以叫我亚瑟”

长发男人笑笑“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叫哥哥papa哦~当然,叫这个粗眉毛daddy他似乎会更开心唔哇——疼死了!别扯哥哥柔顺的金发啊,死眉毛!!!”

“哈哈——弗朗西斯你真蠢——”

“I•HATE•YOU!!!Francis•Bonnefoy!”

阿尔从病床上跳下来,加入到讨伐弗朗西斯的队列中。马修在床上静静笑看他们的闹剧,无意间与那双祖母绿的眼眸交集。

他们相视一笑。

——如宝石一般,那双眼睛真美。。
#
在经历了他的新papa因为联合基尔伯特医生调戏罗德里赫医生而被伊莎护士长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后,出院手续还是在他新daddy的处事不惊下办理完成了。

“所以hero必须得坐在儿童椅里么......”阿尔极不情愿的被亚瑟塞进后座的儿童椅里,“嘿,亚瑟,为什么hero的椅子比马蒂的大一号??!”他不安分的拍着大腿——他确实对儿童椅一类限制行动的东西感到厌恶。

亚瑟把马修安置好,坐进副驾驶座“宝贝,你要知道,普通的儿童椅可塞不下你。”他冷笑这关上车门,选择性无视阿尔在后座的哭嚎声。

马修轻轻握住他兄弟的手,微笑着说“阿尔,你确实太胖了,我没办法对你趴在我身上时那惊人的重量视而不见。”
“呜。。连你也这样,马蒂。。。QwQ”

“哈哈哈。。。”马修和亚瑟一起笑起来,打开车门的弗朗西斯对这副光景感到些许吃惊,“哥哥我错过了什么么?阿尔弗的脸色简直像极了被硬塞了一盘子‘亚瑟爱心司康’”
“嗯,弗朗西斯你这个提议不错,要不今晚就由我亲自下厨欢迎这两个小家伙的到来吧!”

弗朗西斯吓得长鸣了一下喇叭,然后用几乎是颤抖的语气向身边沉浸在美好下厨计划中的人请求道“亲爱的,哥哥我用自己的胡茬保证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会出去打猎的,不!一年!!!一年总行了吧?!!!只求你不要进厨房.........”
“可他们还没尝过我的手艺。。而且今早我也做了新鲜的司康饼。。”
“Non————相信哥哥,他们还没到品尝这种高端美味的年纪!至于司康饼,明天哥哥会把它们作为爱心便当带到公司去的!!!”他哀嚎着把头埋在方向盘上,不知是不是马修的错觉——弗朗西斯的身体在颤抖,与后座开始哈哈大笑的阿尔弗雷德形成对比。

“咳。。”亚瑟清了清嗓子,“拿你没办法,那下次再说吧,真是遗憾。。。”
弗朗西斯转过头给两个孩子一个壮烈的笑颜。

汽车的引擎再次响起。他们渐渐的离医院远去。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阿尔把脸贴在车窗上看外面繁华的商业街。
“游乐园哦~”弗朗西斯通过后视镜对着这个淘气的孩子微笑。

“游乐园!!!?弗朗西斯你们真是酷毙了——”不出所料,阿尔兴奋极了
——他从小就想要和家人一起去一次游乐园呢,毕竟医院里的大家都很忙。。。
马修看着阿尔笑得太阳般灿烂的脸,开心的想。
#
“所以小少爷你真的不陪阿尔玩么?我来照看马蒂就好了哦?”弗朗西斯抱着激动手舞足蹈的阿尔弗雷德准备去玩过山车。
“我不擅长这个你知道的。。而且,”亚瑟抱起马修“我也没办法和你一样把肉球抱在怀里跑来跑去,马修更适合我”
“呜哇哇。。。粗眉毛的都没好人!!!以后我都只和弗朗混了QwQ”阿尔抱着弗朗的脖子露出悲伤的神情,亚瑟冲他摆出一个鬼脸。
“铃——”电铃急促的响起。
“我想我们该奔跑了。。”
“嗯,papa再见”
“小心别吓得尿裤子:)”

周围的彩灯逐渐亮起来,夕阳的余光洒在马修身上,不禁令他想起医院里的那个意大利医生

“你。。讨厌和我们在一起么。。。”
亚瑟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马修疑惑的偏过头。
“其实在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决定要领养你们了。。。”亚瑟抬起头看慢慢落下的太阳“那时候,你们才刚出生没多久,安静的躺在温箱里,那么小,那么可爱。在见到你们的那一瞬间我就觉得非你们不可了——那个臭胡子还一直抱着基尔大喊‘天使,我看到了天使’,Baka。。。。以至于基尔伯特和我们说你们是因为患有先天的疾病而被并不富裕的父母抛弃时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
亚瑟紧紧的握着马修的手,马修感觉到这双骨骼分明的手在微微颤抖“他们失去了做父母的资格,然后我就和基尔说‘由我们来给他们更好的爱’”

“结果当我抱着你们的时候,我几乎幸福的快哭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工作很忙,每天往返于世界各国之间,我不知道自己和“这样”的家庭能否给你们世上最好的爱。。。我迷茫了,于是做了一个决定,暂时把你们寄养在基尔的医院里。每周我们都会一起去看你们,不过我从不敢在你们面前现身,我害怕,你们会怪我们,认为自己是再次被抛弃了。。。”

马修看到亚瑟的脸上闪着银色的光,他轻轻的握紧亚瑟颤抖的手,这让亚瑟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才。。才不会哦!。”
“。。那样开心的阿尔,我是第一次见,不管是弗朗先生也好,亚瑟先生也好,都很温柔。”

“而且,能有一个家庭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呢。。。”马修伸出空着的右手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一颗天蓝色的水晶珠子——“基尔伯特医生在生日时转交给我的,说这是来自远方的祝福——它像极了阿尔的眼睛。”
亚瑟不会忘记这是三年前和弗朗西斯在阿尔及利亚买下作为马修生日礼物的海蓝宝石。
“今天看到你们的时候我就确信它来自你们。”
马修坚定的看着亚瑟的眼睛温柔的笑。

“Thank you”

游乐园被霓虹灯的光芒环绕,夜空澄澈透明,星光点缀。

当弗朗西斯找到他们的时候,亚瑟和马修正在玩旋转木马。阿尔因为兴奋了一整天在弗朗西斯的怀里睡着了。
“现在我们回家吧♡”他用长风衣裹在阿尔旁边,以免他着凉“告诉papa今天玩的开心么,马蒂?”

马修搂着亚瑟的脖子柔声答道“是的papa~”
#
弗朗帮阿尔洗完澡后抱着他到他的新卧室里。
“我能进来么?”门口响起亚瑟的声音。
马修从床上跳到柔软的地毯上,给他打开了房门“daddy?”
对方似乎不太习惯这个称呼,脸微微的红起来“我是否能给你讲睡前故事呢。。。阿尔他已经睡着了。。。”
“诶?”
“呀,不,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拒绝也可以哦啊哈哈,才不是因为小时候我也很喜欢哦,baka”
最终他们讲了一个小红帽的故事,很快马修也香甜的睡着了。
#
“辛苦了,小少爷♡马蒂也睡了么?”弗朗西斯放下酒杯,抱着自己的恋人“今天你也很享受吧~”
亚瑟的脸一直红道耳根,紧紧拥抱面前的法国男人
“嗯,你呢?”
“嗯哼~”
亚瑟抬起头对上那双湖蓝色的眼睛,它们像带着魔法,总是能让自己为之疯狂,越陷越深
"Tu as I'air heureux.(你看上去很幸福啊)

弗朗西斯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给面前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印下一吻

"Oui, je suis très heureux.(嗯,我真的很幸福)"

                                                                               (End)

感谢您看到最后,这里咕噜onaji~真的好喜欢好喜欢Dover和新大陆家族,最近中考要来了,没时间写文但是又找不到新大陆家族的粮[望天]于是乎便自产了w文笔渣望见谅[土下座]。

一起k列吧(⑉°з°)-♡

Drrr×2结 被第九集虐的心力憔悴后自产糖(补)

 呜哇哇!久违的文结果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渣QwQ今年依旧没救的me#静临#


“OK,这一集到这里圆满结束!大家辛苦了!‘’

“导演也!辛苦了。。。”
导演和工作人员们互相道谢,演员们则被经纪人带回休息室。摄影棚里只剩下忙碌的工作人员以及在讨论剧情的导演和编剧。

平和岛静雄&折原临也的休息室

“。。以上就是今天排程的全部了,辛苦了。”经纪人将一杯咖啡和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放在桌上“临也君和静雄君今天要走么回去呢?需要我开车送你们么?”

临也拿起桌上那杯冒着热气的牛奶,轻轻抿了一口——皱了皱眉

“啊。。今天我们坐电车回去,就不劳烦您了,辛苦了。”静雄一把抓过想要悄悄把牛奶销毁的临也摁回沙发里”跳蚤你给我安分点啊!“

”那我就先离开了,明天没有排程,请好好享受这只有短短一天的假期吧!“

”啪嗒“门被扣上的声音。

”呼。。真的累死了,又得被推车砸,又得在二氧化碳充盈的地方大吼,导演真是没把演员的生命放在眼里。“静雄长吁一口气,拿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

——好苦

——真是不知道跳蚤那混蛋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东西,苦涩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啊。。。

休息室又再一次陷入一片死寂中

”临也?“这着实让静雄感到十分奇怪,平时的临也总是没完没了的和自己吵(sa)架(jiao)今天却格外的安静

——生病了么。。

静雄扶起对方小小的黑色脑袋将自己的额与那人的额相贴——一如既往,对方偏低的温度和自己偏高的体温

”没有发烧。。临也,你今天怎么了?“

”啪哒“突然自己扶着对方脸的手被沾湿了,豆大的泪水像断了线似的打在自己手上

”为什么要哭啊。。“静雄慌张地用手擦干对方的眼泪,但它们仍然任性的流个不停,于是自己也陷入手忙脚乱之中。。

临也冰凉的手附上了自己的额头,轻轻擦拭上面不知何时布上的汗珠,抽泣这”因为。。小静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啊。。。“

——痛苦?啊。。。是这个么。。。

静雄看向右肩上缠着的绷带,叹了一口气,将临也抱在怀里

”这不是你的错啊,而且我一点也不疼的,谁叫我是怪物呢,对吧?“

”小静是怪物,最笨的怪物“临也把头埋进静雄的怀里,像小动物似的蹭蹭他的脖子

”好了,待会想去干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那,我们能去赛门那里吃寿司么?“

”当然可以“

”可以去和新罗吃火锅么?“

”吃火锅倒是没问题,为什么要和新罗一起?我们两个在家吃不也一样么?“静雄表示很疑惑

”唔。。。就是有些想他了。。“


”啪嗒“门被打开了,话题的主角——池袋无良密医岸谷新罗走了进来

”临也~终于等到收工了,想死你啦~“新罗笑的一脸纯良的站在门边”静雄君也在么~诶诶。。你把我扛起来干什么???!太热烈的欢迎我会不好意思的啦~等,为什么要把我扛到窗台上,这里是10楼,摔下去会死哦!唔哇!!别放手啊!!!临也君,救命!!啊啊啊啊啊啊!!!赛尔提————————————————ahaaaaaaaaaaaa“

“永别了,新-罗-君-哟——”


此时临也正坐在沙发上享受美味的哈根达斯,大概不会有人知道这是临也和新罗下将棋却耻辱的输掉后属于新罗医生的战利品,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静临情人节贺文

文渣,纯属自乐,看到的大家请不要嫌弃,真的!请不要嫌弃QwQ废话不多说,放文。

[2.14

烟火在空中绽开,火星散落在喧闹的人群中间。

办公桌旁的台历上,用醒目的红色圈出了这个日子。
滴答滴答。。。

时钟一刻不停地转动着,正如此刻胸膛中跳动的心脏一样

咚咚,咚咚。。。循环着,不停地循环着

今天,明明是能够观察人类的最佳时机,自己却觉得心中缺少了些什么

 

——会是什么呢。。。

折原临也这样想到。

 

池袋西口公园——情侣约会的圣地,这里充满了成双成对的人们,他们沉浸在彼此共造的樱色世界里,没有人发现坐在栏杆边的黑色身影——这并不奇怪,与夜色融为一体深沉的黑色,在雕塑的阴影下若隐若现。

 

烟火散下的颜色倒映在人们的脸上——有悲伤,有喜悦,甚至有凄凉。。。
折原临也感到十分愉悦,他拿出平日细心保养的小刀,狠狠地在自己的左手上划下一道深深的伤口。血液并没有流淌,它们像是喝醉了酒的老爷爷,慢悠悠地凝聚在一起,然后再慢悠悠地滴落。

哒。。。

一滴鲜红的液体撞在了栏杆上,顺着光滑的金属表面滴落,和地面碰出一朵花

伤口又重新愈合了,只留下一道淡红色的痕迹。

 

——就这样看了2个小时了呢。。。

临也低头看了看左手臂上两道不鲜明的痕迹——会想要用这样的计数方法的自己果然是失去理智了。

“11:34p.m”手机上显示着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最后一朵烟火盛开带走了腻在一起的情侣们。整个公园由喧嚣转变为静谧。

“11:40p.m”人们不约而同地离开,只剩下晚风中与夜色融为一体的男人,和一张在地面上游离的肮脏的废纸。

 

临也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笑容看向漆黑一片的天空——真是奇怪啊,明明什么也看不到,却不停地深陷其中

“11:54p.m”

合上手机,从口袋中拿出小刀,准备着下一次的计数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的动作,熟悉而又令人厌恶的脚步声——皮鞋触碰地面发出的声音渐渐明朗,就像配合着自己心脏的跳动频率那样,不紧不慢地转到耳朵里,转到脑子里,传到心里。

接着,脚步声停止了。临也感觉自己坐着的栏杆多了一个向下的重力——这个人紧挨着自己坐了下来。

他没有转过头去看对方,保持着看向天空的姿势猜测着对方的反应。

 

无言

 

就这样持续了几秒。对方的声音通过空气传到了自己的耳里

“。。涩谷新开了一家甜品屋,布丁很好吃。”

平静,不带感情的声线

——噗嗤,这个人是笨蛋么,第一句话应该是这么开始的么?

“。。今天,也没有使用暴力。”

——所以说为什么要一一向我汇报嘛?!

“。。幽,舞流和九琉璃也都愉快地生活着”从男人的嘴里吐出一口烟雾“说实话,这种平和的日子就是我向往的日常,我非常努力地珍惜着这样的时光”

临也瞥了对方一眼——杂乱无章的金发,看上去就十分名贵的墨镜和酒保服,男人正坐在自己身边,手里夹着一根燃着的烟。

——很奇怪,这个男人很奇怪。自己对他的第一感觉竟是厌恶,紧接着袭来的便是全身的危机感,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自己离这个人远点,不要和他扯上关系。

男人沉默的看着地面,不断地往肺部吸入尼古丁。

 

滴答。。。时针分针秒针一同指向了12的位置,手机日历上的数字调换

“2.15”

临也拿起小刀,再一次将刀锋对向自己——这一次,他刺向的是自己的心脏,用尽生平的力量让刀刃深埋在自己的体内

——本来,并不想要刺向这里

——但是,很疼啊,这样似乎舒服多了。。。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血液如泉涌般迸射出来,形成一条鲜红的小溪涌向地面,逐渐濡湿干燥的油柏路。

——玩累了。。。回去吧。。。

临也站起来,皮鞋踩在血液上有一种奇妙的粘稠感,而这样的感觉同时也是此刻腻在心中的那种感觉。

——讨厌的感觉。。

将小刀抽出,放回暗袖中,向前迈步。

“啪————”

瞬间失去了重心,世界在眼前旋转。

——诶。。。

——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意识到,以自己为中心的世界,开始染上鲜红的颜色,旋转着,旋转着,大楼,人群,雕塑,街道开始破碎,就像空中绽开的花火那样绚丽动人。

他拼命地瞪大眼睛,炙热的像流动着的血液般的瞳孔紧紧的盯着一处,那个人就像是与世隔绝一般依旧沉默地望着天空发呆,唯一一处没有破碎的景色,是多么美丽,同时又是多么令人感到厌恶。

——有趣!恶心!但是,这种感觉。。。。真讨厌。。。。。

世界只剩下寂静。]

 

“。。。临。。临也。。临也”

——有谁在叫我么。。。

“临也,该起床了哦。”

穿着白大褂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

——新罗么

“临也,今天和你介绍一下平和岛静雄君,他是高中时和我们一届的同学哦。”新罗拍拍旁边人的肩,“来吧静雄,和临也打个招呼。”

金色的头发,酒保服,还有那一副墨镜——这是出现在梦境中的那个人!

“。。哟,我是平和岛静雄,请多关照。。”

临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脸

——他,这是在悲伤么?这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真是蠢透了。

“那我走了,你们聊一聊吧。”新罗也保持着苦涩的笑脸走出了房间。

“。。平和岛。。静雄。。”临也重复了这个名字,“静雄。。。”

“嗯”

“。。。小。。静”

对方似乎受到了震惊。

“小静。”

临也张开双臂,默念着这个名字“小静”

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感觉到脸上有滚烫的液体滑落,浸湿了对方的衣服。

“小静?”

对方加重了力道。

“我在这里。”

 

——让人感到安心的感觉涌动在心里。

——但是我果然还是不明白这个人的用意

——我们是什么关系?。。。新罗在哪?。。。我好害怕。。。这个人好恐怖。。。

临也推开静雄,抱着腿蜷缩在床角边,颤抖着声音叫着新罗的名字

“新罗。。新罗在哪。。新。。罗。”

新罗听到了里面的动静,跑进来安抚临也,给他打了一剂镇静剂。

恍惚中,临也听到他们的对话。新罗对着平和岛说,

“静雄,如你所见,临也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他推推眼镜,“你还是尽量避开他吧。”

静雄呼出口中的烟雾

“我知道了。”

 

——这样就结束了吧,感觉安心了呢。。。。

——再见了,小静。

                                                                    (fin)